追尋民族音樂的根!!(四)
原發表媒體:不明報紙【繼往開來】
撰文者:許常惠;呂錘寬 輯

八月六日晴

多和聲少獨唱的布農民歌

 

麻念台因另有事,昨天一早就開他的小車,往梨山方面去了。我們約好在台東再會合。

 

於是一行三人(吳祥輝騎機車)坐下午一時五十分的火車離開花蓮,三時半到達了玉里。先把行李放在旅社,休息了一會兒,照約好的時間坐了一部計程車,於下午六時到了卓溪鄉卓溪村的鄉公所。鄉公所裡一人也沒有,我們想會不會像秀林鄉一樣又弄錯了,而且今天又是星期日。

六時半有人來了,先是村幹事,然後文化課長,他們是來看一看我們到了沒有的。於是,他們二人又分別去找人,到了七時半終於帶來了大約廿個布農族的男女老山胞。我們就開始動手做錄音的工作。

 

①打麻雀歌(和聲唱法,自然和弦式)

②打猪耳朵之祭歌(同前)

③飲酒快樂歌(同前)

④打獵歌(同前)

⑤寂寞之歌(同前)

⑥慶祝總統就職歌(同前)

⑦祭人頭歌Ⓐ喊口令式報告歌(單音唱法,朗誦式)

     Ⓑ合唱式祭歌(和聲唱法,自然和弦式)

⑧失戀歌(單音唱法,民歌式)

⑨山上工作快樂歌(同前)

⑩送夫出草歌(同前)

⑪情歌(同前)

⑫樵夫歌(同前)

⑬飲酒歌(和聲唱法,自然和弦式)

⑭做夢被男人牽走之歌(單音唱法,民歌式)

 

以上十四首中,⑪與⑫係日本戰前的歌謠,山胞套上布農話唱出來的,其餘十二首是布農族的原始民歌。

 

在台灣山胞民歌中,布農族為極特殊的一族,他們是屬於合唱(和聲或對位)的民族,任何歌都要以和聲(或複音)唱法來表現。所以極少有獨唱的歌。以這次採集來說,他們唱了七首和聲唱法的民歌之後,我才好奇的問他們:「有沒有獨唱的歌?」他們之中唱得最好的周菊妹女士(六十三歲)便說:「沒有,我們很多人在一起的時候,不會一個人唱。」多麼可愛的民族,可見歌唱在他們團體生活中是何等重要,與團體生活分不開的。

 

除了⑪與⑫的日本歌調之外,⑧⑨⑩⑬與⑭五首是我迫他們獨唱的,所以也可以說是和聲合唱中的一聲部而已。

 

由布農族的民歌,我想到了日本音樂學者黑澤隆朝,他是第一位將布農族民歌介紹於世界的人,而引起學術界的相當注意,尤其那一首:「祈禱小米豐收歌」。於是回到旅社後,我翻開帶來的黑澤隆朝著「台灣高砂族的音樂」,該書第一一六頁有如下記載:

 

 

三月廿五日(許註:民國三十二年)在里壠山社駐在所。

 

里壠山社是屬於台東廳關山羣羣蕃的蕃社。在這裡,由吉江巡查與鄭江水氏的安排,聽到世上稀有合唱曲:第一首:初種小米歌(Pasi Pot-Pot)

 

這是由成年男人唱的祭典儀式歌,又叫做:Pasi haimo。小米的耕作與本族的生死有關,可見這首祈禱歌的成敗對他們的重要性。

 

該書第一三六頁並登載這首歌的採譜。

 

這首歌的音樂錄音,收錄在黑澤隆朝監修「高砂族之音樂」唱片(民國六十五年、勝利公司出版)

 

於是,我突然決定明天去關山,試試看能否找到鄭江水?如能重視「祈禱小米豐收歌」演唱,做一個三十五年後的比較是多麼有意義的事情。

 

八月七日晴後雨

重錄三十五年前著名的合唱曲「祈禱小米豐收歌」

 

坐上午九時半的火車離開玉里,十時半到關山。

 

我想今天的採訪是歷史性的,只要能找到鄭江水,只要能重視三十五年前黑澤隆朝所發現的布農族的「祈禱小米豐收歌」,便可以做三十五年後的不同感動的比較,對現階段民族音樂的研討將有一個具體的答案。

 

下了關山車站後,我直奔鎮公所,拜訪鎮長。我把黑澤的書,黑澤的民歌採集日記,翻開給鎮長看。鎮長知道了我的來意之後,很坦白地告訴我:「我才上任不久,關山的過去不很清楚,這裡剛好有一位鎮民代表主席,他是老關山人,可能知道過去的事情。」於是,請那位鎮民代表過來,我一問鄭江水,果然他認識。他說:「鄭江水先生還在,住在延平鄉武陵村,你到武陵社區問一下,我想沒有人不知道這個人。」接著他說:「鄭江水退休了,這十多年來過著不得志的隱居生活,很可惜。」最後這句話,我開始聽不懂,等到這一天過後,我跟鄭先生有了一天的相處之後,我好像了解這話所暗示的鄭先生的心情。

 

於是,我趕緊跑回車站,告訴林谷芳,方明崇與吳祥輝三人:「找計程車到延平鄉!」他們三人覺得奇怪,因為他們還不知道今天到關山來幹什麼?只是看到我在東奔西跑。

 

車子開到延平鄉的武陵社區,入口設有一個警察局入山檢查站。我告訴檢查站的警察,來找鄭江水先生。剛才那位鎮民代表說的不錯,果然一通電話打進去,馬上就知道鄭江水了。他說:「就住在上面,請進去吧。」他並且告訴我們鄭先生的地址:武陵村二十號。  (四)

 

前一篇:追尋民族音樂的根!!(三)

下一篇:追尋民族音樂的根!!(五)

回到列表頁